影視

諾蘭也獻聲?《天能》配樂如劇情一樣「不單純」

2020 年 08 月 25 日

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的新作《天能》因為疫情的關係幾經延遲,終於確定在 8 月 27 日正式上映。這部被奉為「拯救電影院」的作品,除了是諾蘭的第一部諜戰題材外,也出乎意料的沒有和漢斯季默(Hans Zimmer)合作,改由《黑豹》電影配樂作曲家路德維希約蘭森(Ludwig Göransson)來操刀,用音樂強化電影中的時空線索。 [...]

奧斯卡、葛萊美、東尼、艾美獎大滿貫!《小美人魚》《美女與野獸》作曲家Alan Menken正式晉升EGOT一員

2020 年 07 月 30 日

以迪士尼頻道卡通影集《魔髮奇緣》所創作的歌曲〈Waiting in the Wings〉獲得今年艾美獎的作曲家 Alan Menken,與作詞人 Glenn Slater 一起贏得了兒童、青少年或動畫節目的傑出原創歌曲,距離上次以O獲得O獎後,終於在這次的艾美獎中,成為第 16 位成為擁有電影、電視、音樂與劇場領域最高榮譽的創作者,正式晉升 EGOT 的一員。 [...]

穿浴袍登上國家級音樂廳 髒話黃腔樣樣來! 超狂紀錄片《閉嘴!彈琴》將於5/8爆笑上映

2020 年 04 月 29 日

九零年代自柏林地下音樂圈發跡的加拿大籍「跨界鋼琴狂人」岡薩雷斯出道 20 年迎來首部生涯傳記紀錄片《閉嘴!彈琴》,有請本尊現身說法,完整回顧他從前衛饒舌踏入古典鋼琴界的傳奇音樂生涯。電影以幽默自嘲風格敘事,推出後好評不斷,不但入選柏林國際影展「世界大觀」單元,更在德國紀錄片影展獲得「最佳紀錄片」大獎肯定。 [...]

漫威新片《黑寡婦》電影配樂換人,原因尚未公布

2020 年 04 月 01 日

根據外媒報導,電影配樂家羅恩巴夫(Lorne Balfe)將取代亞歷山大戴斯培(Alexandre Desplat),為漫威新片《黑寡婦》配樂。而因為武漢肺炎的關係,原訂在台灣時間 4 月 30 日上映的《黑寡婦》已確定延後上映時間,不過先前已經進行幾波宣傳,包括在 1 月份釋出的預告片中,已經公開配樂家為亞歷山大戴斯培,至於臨時換人的原因,片方目前尚未公布。 [...]

《大法師》《鬼店》都有他的音樂!波蘭國寶級作曲家潘德列茨基逝世,享年86歲

2020 年 03 月 30 日

作品曾出現在好萊塢電影《大法師》和《鬼店》等片,被譽為波蘭當代最偉大的作曲家,有「二十世紀的貝多芬」之稱的作曲家克里斯多福·潘德列茨基(Krzysztof Penderecki)於當地時間 3 月 29 日在家中逝世,享年 86 歲。據外媒報導,潘德列茨基的身體狀態一直欠佳,長年為疾病所困。 [...]

史上第一次配樂電影連發! 不能錯過的三部精彩電影

2020 年 03 月 26 日

談到跟電影配樂有關的電影,從 2008 年《菲力普葛拉斯:12樂章》、 2018 年《電影配樂傳奇》、《坂本龍一:終章》後,今年更是難得的百花齊放,一次上映好幾部,除了 3/20 上映的《搖滾師匠:細野晴臣》,光在 3/27 星期五就同時上映三部,包括以大師級的歐洲配樂家為主角的紀錄片《聲入奇境:經典配樂大師》;曾以《色戒》獲得金馬獎,台灣人相對熟悉,也是許多人非常喜歡的配樂家紀錄片《奧斯卡配樂大師:亞歷山大戴斯培》;以及一個默默無名,但卻教出如 John Williams、Jerry Glodsmith 等好萊塢知名配樂家的老師,配樂版的春風化雨《我的學生都是配樂大師》。 [...]

霸氣推掉《哈利波特》配樂?李安、喬治克隆尼都要「他」!

2020 年 03 月 19 日

曾為李安《色,戒》配樂,並以《水底情深》、《歡迎來到布達佩斯大飯店》連續二年奪下奧斯卡小金人的亞歷山大戴斯培(Alexandre Desplat),在新片《聲入奇境:經典配樂大師》片中爆料,當初本想推辭《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I & II》的配樂邀約,因先前已有一代配樂宗師約翰威廉斯(John Williams)為此系列捉刀,且是全球影迷期盼的最終章,但戴斯培仍不畏挑戰,創作出磅礡樂章。片中也捕捉到戴斯培為喬治克隆尼導演的《大尋寶家》配樂的工作情形。私交不菲的兩人,合作起來火花四射。當戴斯培忘情地指揮完倫敦交響樂團,喬治克隆尼卻當著工作人員的面噹他的音樂「太矯情」,令觀眾捏把冷汗。 [...]

《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配樂家改編 Guns N’Roses 經典歌曲變身預告片配樂

2020 年 03 月 02 日

HBO 近期發布了影集《西方極樂園》(Westworld)第三季的預告片,在影片後半段有一段熟悉的旋律,那就是 Guns N’Roses 的經典歌曲〈Sweet Child O’Mine〉。配樂家拉明賈瓦帝(Ramin Djawadi)將其改編為預告片的版本,而且在前奏用鋼琴旋律取代了原曲的標誌性吉他獨奏,讓整首歌擁有全然不同的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