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真實的價值-真的音樂

新銳創作人-黃康寧,從事多種音樂製作:專輯製作、劇團聲音、廣告配樂、電影及動畫配樂;年紀輕輕就已參與過《我的少女時代》、《神廚》、《回到愛開始的地方》等熱門電影配樂,目前也以「真的音樂」為名在各大版權音樂平台活躍當中。

迪士尼樂師經驗造就配樂基礎

古典背景的黃康寧,退伍後就錄取了香港迪士尼樂園樂師的資格,體驗了跨國際企業底下工作的新鮮感與經營方式,也接觸了各式各樣的世界音樂風格。樂師的角色,除了要在舞台上演奏音樂之外,其實也扮演了演員的角色,需要運用肢體與表情搭配其他舞者演出,有大量與觀眾互動的成分,也讓康寧累積了豐富的臨場演奏經驗。

演出外的時間,他也細心觀察園區內每個場景配樂的轉換。常拿著錄音筆在園區裡行走,紀錄音響設計師如何配置各種場景轉場的聲音表現。他發現,遊樂園的場景配樂就如同遊戲音樂設計一般,到了不同的場景就需要營造不同的氣氛,場景與場景之間的轉換更需要特別費心。這樣的環境薰陶之下,加上對音樂的細心觀察與學習,讓康寧之後的配樂工作得心應手,對自己的配樂商品也有了不同的看法。

版權音樂市場下的自我平衡-真的音樂

我認為版權音樂並不是回收品,在品質上與接案的作品一樣重要。音樂創作人有很多種,有的提供客製化音樂,有的則生產不同用途的歌曲放上音樂平台,康寧選擇了兩者兼顧。大學時期,他便發覺版權音樂市場的可看性是不容小覷的。於是開始累積自己的配樂作品,並思考該如何利用自己的強項,發展出與眾不同的特色。「我擅長弦樂,就去想該如何發展出別人做不來的東西。」他堅持所有創作的弦樂器皆實收實錄,認為好的東西可以洗腦整個市場,這便是「真的音樂」的由來。

康寧甚至嘗試製作自己軟體音源,利用演奏弦樂的優勢製作出屬於自己個性的音色包,希望有了自己的音色資料庫後,能夠增加作品的識別性。豐富配樂的經驗,也幫助他整理出不同用途音樂的製作邏輯,例如廣告配樂需要很多轉折、偶像劇重情緒鋪陳、而遊戲配樂則視遊戲風格而定。對他來說,版權音樂與客製化音樂差異只在於連接與轉折點而已。

台灣應該發展擁有自己文化特色的音色包,讓外國人有機會學習台灣的音色「台灣的創作人,常透過西洋的音色包學習樂器。我認為台灣應該要發展屬於自己文化特色的音色包,例如原住民布農族的八部合音、南北管和國樂器」有了這些屬於台灣特有的音色後,就有機會反過來讓外國人研究學習,若能方便取得就有傳播性,有了傳播性,就能讓音樂人在作品裡增加價值,產出擁有台灣特色的音樂。

「真實」無法取代

隨著科技越來越進步,音源擬真化、自動作曲網站的產生,音樂創作人即將面臨數位音樂的蓬勃發展下所帶來低成本與高便利性的衝擊。但康寧並不這麼認為,他利用這些數位科技進步和電腦自動作曲的標準,找到自己無可取代的價值,反而認為人工智慧成為一種品質的標準:「如果鼓打得沒有MIDI強就會被音源取代;相同的,若創作人的作品贏的了自動作曲才有存在的必要。」以電影配樂為例,若是沒有專人大量閱讀電影中的文化與情感,絕對無法做出完美搭配的音樂。

我們明顯感受到黃康寧對於自我價值的追求,他那股執著向前,突破自我的衝勁。期盼每個創作人都能在音樂的路上找到自己的特色和定位。

去探索真的音樂吧!

 

 

About 加點音樂 (43 Articles)
加點音樂是由一群音樂人與設計師所組成的團隊,致力於推動音樂合法使用與提升整體創作環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