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49公里好萊塢取經,作者分享台灣音源的製作經驗

上個月我們報導了黃康寧取樣台灣特色音源《讓世界聽見我們的聲音,第一份台灣音源誕生!》,一探他的取樣心路歷程。音源正式發行後引起了廣大迴響,背後不為人知的學習過程,他一字一句的紀錄在網誌上(SOUND Museum  取樣音源製作日誌),分享飛到好萊塢的取經過程,那份強大的決心與毅力令人萬分佩服!

從0開始,自學已無法解決難題

台灣的音樂技術大多是從西方學習而來,所以康寧一開始的取樣工作也只能靠自學而成,「老實說非常孤立無援,我買了一份教材:The Sampling Handbook,也看了 Ask Video/Ask Audio 和 ADSR 網站裡有關 Kontakt Sampler、Kontakt Scripting 的影片及文章,得到很多初步的技術,但還是有很多的障礙我找不到解答,像是弦樂 legato、slide 等技法的程式語法寫作、客製化旋鈕、使用者介面優化、impulse response 設定等等。」於是他不再被動地接收資訊,決定主動寫信給國外音源公司討教!

「當時我搜尋了各種小提琴 solo 的音源,研究 legato 的做法,間接地找到了 Embertone 這家公司,他們音源做得非常細緻,細緻到你可能要對提琴非常了解,才能操控自如的使用那堆可變的參數。」康寧去信 Embertone 公司時,信件內容大抵上是告訴對方「想學習取樣技術來保留台灣傳統音樂。」有禮貌並中規中矩的求教,得到對方的幽默回覆:「如果你想學習深度取樣的黑暗藝術(the dark art of deep sampling),我們先來視訊吧!」在 Skype 線上通話後,對方阻止了康寧想購買機票的衝動,給了 Xtant Audio 這個網站連結。於是康寧決定暫緩美國行,先學習 Kontakt 語法,就這樣展開了研究開發,直到去年 11 月才動身前往美國。

飛往菁英雲集的好萊塢拜訪大師

2016 年 11月,透過 Embertone 裡的開發者 Alex 引介,康寧飛到了好萊塢拜訪兩位音源開發者,分別是 Realitone 的 Mike Greene 和 Fable Sounds 的 Yuval Shrem。大家一定會想問,怎麼不去大家最嚮往的 Native Instrument、Eastwest 這兩家公司呢?「在沒有人脈引薦的情況下,信件就在客服系統中轉來轉去,打電話也是轉接再轉接,總之最後我決定跟聯繫的上主事者的公司進行面對面交流。」

 以 Blue 音源出名的 Realitone – Mike Greene

Realitone 最知名的作品之一就是 Blue 這套音源,創作人透過這套介面的發音系統,讓虛擬歌手唱出你要的句子,而且獨唱擬真度很高也很順暢,其他音源像是 Banjo、Whistle、Finger Style Guitar 也很實用。康寧在他的網誌上紀錄了他與 Mike 的部分對談,

康寧:為什麼要做 Banjo 取樣?
Mike:正好手邊有一把 Banjo 而且也會彈奏,就這麼取樣了。
康寧:Whistle 裡的 enssemble 怎麼辦到的?
Mike:很簡單,有一招撇步叫做 neighbor borrowing。
康寧:為什麼要做吉他取樣?
Mike:因為兒子是吉他手,容易取材。
康寧:做人聲音源的緣由?
Mike:當時 Eastwest 有一套 Voices of Passion,但不是很喜歡,我可以做一套更好的,而且認識很多歌手朋友,於是就動工了。

「原來很多事都是我們自己想得太複雜,成功的方法就是一個單純的動機再加上一份持續的熱情,如此而已。」

有了產品後,要如何拿捏定價?

「Mike 說他其實也忘了怎麼開始學取樣的,這是好多年前的事了,但一開始他取樣不是為了賺錢,比較像是一個興趣,或是自我挑戰,在這之後才開始回收成本。」康寧一邊感慨台灣這塊領域落後別人好多年,但邊聽 Mike 聊初衷不禁會心一笑、猛點頭表示贊同,「他敘述的回憶就是我現在的經歷!」

16386953_418406418494181_4910126184030851087_n

圖:取自SOUND Museum  取樣音源製作日誌

康寧在網誌上提到他與 Mike 聊到定價問題,Mike認為:「不會因為產品定價便宜,就能提高銷售量」,他把群眾分成三種,一種是只會盜版、試用,絕對不會花錢的人;一種是花錢買產品來賺錢的人;一種是花錢買產品來紀念或打趣的人。不用去考慮那些本來就不會花錢的用戶,這些人可能習慣找盜版資源,所以不管你價格訂得多低,他們還是不肯花錢去買,需要考慮的是本來就會付費的客群:「他們會想付多少」。客戶不會關心你付了多少開發成本,你必須思考如果你是一個「買家」,你願意出多少錢來買這個內容?他分享自己曾經有一項產品,最初定價 29 美金,後來他調高至 49 美金,結果銷售量完全沒有降低,所以證明了,「會掏錢買產品的客戶,29 和 49 並沒有太大差別。」至於第三種人要的是噱頭,例如:取樣「純金製」的小提色琴,聲音可能不見得多好聽,但不論價錢高低,就是會有人買來收藏。

康寧在完成獵首笛音源輕量版和北管取樣前導片後將半成品給了 Mike 看,得到了對方非常正面的肯定。這項文化非常獨特,只有台灣人自己做得到,因為外國人不懂這些樂器的文化內涵。Mike 表示他曾經使用過類似素材做東方風格的曲子,但他只是以使用者的認知創作,要成為一個開發者,必須做非常深入的了解,「為人所不能為」是他給康寧最好的建言。

跨領域做出 Fable Sound – Yuval Shrem

16299324_418407248494098_5258971754310549513_n

圖:取自SOUND Museum  取樣音源製作日誌

「Yuval 是個奇才,擁有多重身份,作曲家、開發者、導演。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最喜歡的工作是導演。對他來說取樣的過程就像在導一齣戲,製作過程你要跟人溝通、引導,不就跟導演的工作很相似嗎?Yuval 的導演工作經歷在他的音樂製作上帶來很多優勢。說起開發的初衷,他說就只是一開始他找不到好的 Saxophone 音色,所以找了樂手來錄製和剪貼,後來朋友說錄得很好何不把它做成音色呢?取樣製作就這樣開始了!我問他程式語法的部分如何處理?他說他不會自己寫,有另外找工程師合作,我反問他工程師如果沒有音樂背景怎麼會 KSP 呢?他居然說:『他們是工程師,什麼語言都會』。」

註:KSP(Kontakt Script Processor ),Kontakt 語法的簡寫與全名。

「另外關於 Fable Sound 的定價,相較之下價格高昂,基本版要 499 美金,Broadway Big Band 完整版售價 2295 美金,Yuval 也承認這個定價相對高,但這是精算師計算的結果,他們相信專業的計量。雖所費不貲,但是我真心推薦大家可以上官網聽一下示範帶,很多樂器表情處理得非常好,如果你想要把 Big band 每個聲部做得很細,那這包音源某方面甚至可以超越 ProgjectSAM SWING!、NI Session Horns、Chris Hein Horns,這些所謂的經典音源。」

譜出不一樣的聲音,從取樣開始做起

之後康寧還拜訪了曾在 Hans Zimmer 公司 Remote Control Productions 工作過的台灣人 Solo Wang(王榮頤),他在洛杉磯創立了 Solo Music Production,除了參觀他專業的工作環境、分享各種音色的使用心得,最大的收穫就是得知 Hans Zimmer 擁有一個強大的取樣團隊,每天都在進行新的聲音實驗,創造新的聲響用在新作上。

康寧在網誌中也提到,科技不斷進步,取樣製作不再是件遙不可及的難事,有趣的是你會發現這些取樣音源開發者的背景大多都是作曲家出身,這些人為了打造屬於自己的聲音,就從音源製作開始著手。

「我對自己說,如果我也想做出跟別人不一樣的音樂,怎麼可以不學習取樣技術呢?」

康寧熱血的製作經歷,從自學到飛往異國拜訪大師前輩,這些毅力與決心,更讓我們清楚知道,台灣的音樂不是沒有文化與內涵,而是我們願不願意投入心思去開發研究。一同持續關注台灣優秀的創作人與開發者,期待可以讓更好、更棒的作品流傳出去!

封面圖片及內容來自:SOUND Museum 取樣音源製作日誌

About 加點音樂 (43 Articles)
加點音樂是由一群音樂人與設計師所組成的團隊,致力於推動音樂合法使用與提升整體創作環境。

1 Comment on 12249公里好萊塢取經,作者分享台灣音源的製作經驗

  1. 謝謝分享~取樣、音源的世界如此之廣。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