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古典樂Out!哪種音樂是冬奧花式滑冰場上的新寵兒?

當你想到花式滑冰時,腦海裡會浮現什麼音樂?是柴可夫斯基?還是莫札特?在以往的花式滑冰比賽,為了讓避免讓選手分散注意力、能保持專注、並且讓表演有一定的美學效果,所以禁止使用有歌詞的音樂作為比賽曲目,通常古典音樂、電影音樂等純音樂是最為常見的選擇。

而近年來,有越來越多表演選擇了較為流行的音樂作為表演歌曲,而這一屆冬奧也有別於過往的奧運賽事。國際滑冰總會(International Skating Union,簡稱ISU)在 2014 冬奧結束後,開放單人與雙人滑冰選手使用有歌詞的音樂作為比賽歌曲。這是繼 90 年代冰舞項目開放後的最大改變!如果有注意到,會注意到今年的滑冰場上,多了許多 Beyoncé、Coldplay、Adele 等歌手的歌曲,或是像 Despacito 這類超夯流行歌曲,希望可以吸引更多年輕觀眾!

影片:法國選手 Mae-Berenice Meite 在 2018 冬奧以 Beyoncé 的歌曲作為競賽音樂。

滑冰場上的卡門!為什麼音樂劇音樂在滑冰場歷久不衰?

冬奧的花式滑冰比賽主要有男子單人滑冰、女子單人滑冰、雙人滑冰與冰舞這四大項目,而選手表演分為「短曲」與「長曲」兩種內容,其中在短曲項目,參賽者必須於時間限制之內完成所有規定動作,包含旋轉、跳躍、轉體、托舉、拋跳、螺旋線以及其他元素。而冬季奧運會花式滑冰項目從 1932 年首次加入音樂元素,到今天,音樂已經是這項運動的重要部分!

過去有很長一段時間,卡門、天鵝湖和唐吉訶德這樣的古典或音樂劇音樂是花式滑冰的熱門曲目,不僅是因為音樂很棒,還因為它富有豐富的情緒。花式滑冰選手在表演設計時,為了賦予表演更豐富的情感,通常會創造一個故事。這故事可能有一個陰謀、一個戲劇性的崛起、一個高潮還有一個結論。故事可以是有趣的、戲劇性的、甜蜜的,這取決於選手想說什麼故事,這也是為什麼音樂劇的曲目這麼受選手們的歡迎了!搭配滑冰表演,比較常見的作法就是「快、慢、快」的編舞組合,這種結構可以讓滑冰選手從強而有力的跳躍開場,先吸引觀眾的注意,最後再以精彩的壓軸、富有力道的舞蹈做結尾。

影片:1988年德國花式滑冰選手 Katarina Witt 在冬季奧運演出的〈卡門〉

情緒滿分的電影配樂也是選手心頭好

在花式滑冰賽場,選手們也喜歡用自己喜歡或是知名的電影配樂作為參賽曲目。2010 年冬奧,韓國選手金妍兒配著一曲《黃河》以超高分獲得冠軍,2014 年冬奧,澳洲選手 Brooklee HAN 在比賽中則選用了周杰倫《不能說的秘密》的電影配樂,同年,中國雙人滑張昊彭程也使用了電影《臥虎藏龍》的主題曲同樣令人印象深刻。

而在今年的冬奧會裡,可以聽到中國選手金博洋所選用的《Star War》配樂,美國選手 Adam Rippon 的《愛的萬物論》配樂 〈Arrival of the Birds〉,以及加拿大冰舞搭檔的《紅磨坊》組曲等等。

影片:澳洲選手 Brooklee HAN 2013 年在捷克的比賽也是使用《不能說的秘密》電影配樂。

而從 1908 年花式滑冰奧運會開幕以來,選手們撞曲的情況很常見。今年也不例外,像是加拿大組合 Tessa Virtue 和 Scott Moir、美國的 Vincent Zhou 以及 Alexa Scimeca-Knierim 和 Chris Knierim 還有來自菲律賓的 Michael Christian Martinez 和澳大利亞的 Kailani Craine 都選擇了電影《紅磨坊》的配樂,大量的曝光,讓電影原聲帶在銷售上,再次取得了好成績。

影片:加拿大冰舞搭檔 Tessa Virtue 與 Scott Moir 也選用了電影《紅磨坊》的組曲作為決賽歌曲。

從 2018 年冬奧起,選手可以選擇有歌詞的音樂了!

今年平昌奧運首度開放花式滑冰可以選擇有歌詞的歌曲了!貓王、披頭四、Coldplay、愛黛兒、碧昂絲的歌聲開始在滑冰場登場,讓比賽更有看頭。但這項規定的開放也凸顯了選手的音樂品味,也引發一些爭議,甚至有人認為這些知名的歌曲可能會引響觀眾甚至評審對於選手的看法。

美國花式滑冰好手 Adam Rippon 在今年冬奧的長曲項目選擇了 Coldplay 的作品〈O〉,他曾表示在選曲條件放寬後,真的為他開啟一扇大門,並提到 Coldplay 的歌曲對他個人的意義所在,他認為 Chris Martin(Coldplay 主唱)的歌聲透過舞台更能讓觀眾產生共鳴,這次終於能夠和他的歌聲一起表演了!除了 Adam Rippon,在 2016 年四大洲花式滑冰錦標賽中,美國籍日本裔澀谷兄妹(Maia & Alex Shibutani)以 Coldplay 的〈Fix You〉拿下冰舞長曲項目最高分 108.76,以總分 181.62 拿下生涯四大洲首金。

影片:美國選手 Adam Rippon 的長曲項目比賽畫面,音樂從電影《愛的萬物論》配樂 〈Arrival of the Birds〉到 Coldplay 的作品 〈O〉。

而雙人名將 Eric Radford 與 Meagan Duhamel 則在團體賽時就用了愛黛兒作品〈Hometown Glory〉。他說:「如果選錯曲目,滑得再好也打動不了觀眾和評審,所以我們決定用能讓我們自己感動的愛黛兒作品。」

其中最讓人耳目一新的就是在女子短曲賽事中,年僅 21 歲的匈牙利選手 Ivett Toth 選擇了搖滾樂團 AC/DC 的〈Black in Black〉和〈Thunderstruck〉,甚至穿上皮衣來演出,成功炒熱現場氣氛!

 

花式滑冰所使用的流行歌曲,由誰來支付版稅?

很多人會好奇,選手在公開場合使用了流行歌曲,選手們需要提前獲得音樂使用授權嗎?詞曲版稅由誰來支付?電視是否有同步轉播的權利?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奧運會本身是「現場活動」,整個奧運會本身就有許多音樂的播放,這些常規音樂都涵蓋在公開演出權(允許在公共商業環境中表演或播放一段音樂)之中,所以像奧運會這樣的現場活動,即使使用這些流行歌曲,也不用額外支付費用的。

但奧運比賽節目最大的觀看來源是電視轉播,這些音樂透過轉播的播放就會涉及到公開播送、公開傳輸的權利,這部分的使用權利就是由廣播公司來負擔,作為奧運會在美國獨家轉播商的 NBC(2014 年投入 120 億美元鉅資買下 2032 年以前奧運會獨家轉播權)他們支付音樂許可費,這費用涵蓋在商業、公共場所等場域使用,這些費用也是詞曲創作者的版稅來源。

參考資料:
https://sports.ettoday.net/news/1116679
http://www.nbcolympics.com/news/2018-olympics-will-feature-lyrics-figure-skating-music-first-time
http://www.vulture.com/2018/02/2018-olympic-figure-skating-music-explainer.html
https://zh.wikipedia.org/wiki/2018年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花式滑冰比賽
https://www.billboard.com/articles/columns/rock/8099109/winter-olympics-adam-rippon-coldplay-skating

首圖來源:Chicago Sun-Times

廣告
About 加點音樂 (104 Articles)
加點音樂是由一群音樂人與設計師所組成的團隊,致力於推動音樂合法使用與提升整體創作環境。addmusic.tw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