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電影配樂之路講座紀錄]雷光夏:做電影配樂最快樂的就是總譜化為音符的那一刻

2016 年募資成功,記述好萊塢經典電影配樂幕後故事的紀錄片《電影配樂傳奇》,在台灣觀眾的引頸期盼下,終於要上映了!以 Hans Zimmer 為首,片中集結多名配樂大師,包括 John Williams、Thomas Newman 等作曲家暢談配樂創作與幕後祕辛。透過配樂家訪談,穿插好萊塢經典電影畫面,談逐一爬梳好萊塢百年來的電影配樂發展歷程。

發行片商翻面映畫也從 3/2 起,舉辦五場系列座談,邀請多位台灣電影配樂家如《大佛普拉斯》林生祥、李欣芸和雷光夏等配樂家分享電影配樂創作和內幕。本篇為作曲家雷光夏在 3/5 的座談分享,除了能一窺雷光夏配樂歷程,也能認識台灣配樂製作環境與好萊塢的差異。

從紀錄片起家,父親與坂本龍一是配樂的啟蒙

​​由於父親雷驤從事影視工作,所以雷光夏從小就耳濡目染,看著大人們無中生有,在拍完影片素材後,就會討論影片的音樂風格,甚至嘗試全新的音色,在過去那個相對保守的年代,那些新創造出來的音色讓雷光夏非常驚艷,等長大後,他才知道被創造出那些音色的是「電子合成器」做出來的。尤其在聽完坂本龍一為電影《俘虜》創作的配樂後,聽到音樂裡許多合成器的音色,,這讓她更為確定自己將來的目標:「我要用電子合成器創作音樂」。

高中的雷光夏有一台小的手提電子琴,她每天都在上面抓和弦和音符,想辦法讓自己彈出來的音樂接近《俘虜》的配樂音色和旋律,雷光夏說這是她模擬電影配樂的第一課。

談起音樂創作,其實雷光夏最早是從紀錄片配樂起家的,因為父親的關係,所以很早就和父親一起工作,為紀錄片創作配樂。「父親是我最早的配樂啟蒙老師,早期幫父親的紀錄片配樂時,被打槍也是常有的事,但因為是父親,所以一開始會反抗,但冷靜下來後,就試著照父親的想法做調整,意外發現音樂在調整後更加分了。」雷光夏也提到父親除了會用精準的語言提出配樂需求,也會讓她的音樂「適得其所」,更表示父親給了自己很大的包容和啟發。

90 年代的雷光夏,開始專注在自己的音樂創作上,並於 1995 年發行第一張個人同名專輯《我是雷光夏》。

初嚐電影配樂的魅力:當文藝歌曲變成黑道大哥的 bgm

開始真正為電影創作配樂,是 1997 年的電影《南國再見,南國》。在這部講述社會邊緣人的電影,林強除了擔任主演,也負責電影裡面的配樂。當時林強找了濁水溪公社、彼得與狼、趙一豪等幾組音樂人,每人提供 2 首歌,將他們創作的音樂集合起來放在電影裡面,雷光夏便是其中一位。

自己的音樂在電影會怎麼被呈現呢?雷光夏是想像不到的,因為音樂交出去後,決定用在電影哪些段落是由侯孝賢導演決定的。像是〈老夏天〉,很文青的歌對吧!但在電影裡,卻變成高捷飾演的黑道大哥的 bgm,這畫面和音樂的融合讓她驚訝不已,「原來可以這樣用啊!」。

下面這段是電影《南國再見,南國》的經典長鏡頭畫面,背景音樂正是雷光夏為電影創作的配樂〈小鎮的海〉。電影在現場收音和配樂以暴力、生猛的方式混音,卻恰到好處,「感覺像是有暴力跟毀滅的隱喻,這樣的鋪陳很有張力。」這讓雷光夏見識到電影創作的另一個吸引人之處。同時她也提到初次在電影院聽這首跟 20 年後再聽,感受是全然不同的,「現在聽起來反而覺得很恐怖,有種鬼魅的氣氛。」

《第36個故事》:最樂在其中的配樂創作

《第36個故事》是雷光夏第一次為整部片創作電影配樂,和蕭雅全導演也合作過多支廣告影片。有別於廣告,電影配樂是彈性許多的,雷光夏找了侯志堅合作,「我們一起到了當時還沒搭建好的咖啡館場景,一起彈琴,去嘗試各種旋律。花了幾個禮拜創作配樂主題,再把這些創作帶到錄音室裡,約了樂手吉他手徐千秀、低音提琴手池田欣彌以及錄音師冠宇來即興演奏,而他們三個完全不認識。」

雷光夏也分享,由於每個人不同的性格與技巧,都立刻反應在音樂中,從不熟到一起演奏,在即興的演奏中產生微妙的變化,最後請來金獎編曲鍾興民來為本片做絃樂編曲。她提到鍾興民的編曲像針線一樣把所有東西織起來,該推上去的部分也都推上去,把這個即興作品往上推了一個層次。雷光夏也提到在這次合作結束後,大家還組了一個樂團,在主題曲得了金馬獎後,和樂團也到各地巡迴。

下面是《第36個故事》電影主題曲,仔細聆聽,去感受其中的演奏與編曲。

沒有激情的雷光夏如何為《迴光奏鳴曲》加入激情?

在《電影配樂傳奇》裡,Hans Zimmer 分享自己曾在接下配樂工作後,腦袋一片空白毫無靈感,甚至還想建議導演去找 John Williams 配樂。連配樂大師都有這樣的苦惱了,雷光夏也分享自己在接下《迴光奏鳴曲》的配樂工作後,也遇到一樣的困擾,即使是自己躍躍欲試的題材。

當時錢翔導演跟他說,因為這是一部關於女性慾望覺醒的題材,所以只要緊抓著女主角在學習 tango 的過程中,那漸漸覺醒的慾望就可以了。雷光夏因此做了許多版本,但是導演都不滿意,原因是這些音樂都沒有「熱情」。當雷光夏說到「我就是沒有激情的人啊!糟糕,可不可以打電話給別人做。」時,全場笑聲一片。

雖然我的志向是電子合成樂器,但我知道,真正的樂手是無法取代的。

所以雷光夏找了在維也納開錄音室的朋友幫忙,提到需要在音樂裡,用小提琴加入 tango 的旋律還有一些即興的段落,最後找到當地的小提琴手 Andy。當雷光夏聽到 Andy 拉第一個音後,整個人被打中,「對!這就是我要的感覺!」Andy 拉的小提琴是很即興的,所以仔細聽會發現有許多細微的差異。後來她才知道對方是維也納藝術大學的爵士小提琴教授。

因為太喜歡了!所以最後雷光夏也將《迴光奏鳴曲》tango 的配樂收錄在 2015 年的專輯《不想忘記的聲音》,曲目是〈 Into the deep〉。

電影配樂沒有標準做法,每種做法都有可能迸出不同效果

雷光夏也提到,過去的電影在音樂使用上是非常自由的,就像前面《南國再見,南國》,當音樂創作出來後,導演再根據感覺去搭配畫面。

主持人查拉也談到在《電影配樂傳奇》裡面,在 90 年代初期,很多導演都會使用現成的音樂作為配樂,像是鄉村音樂等等。而在好萊塢早期的做法恰好相反,採取的是一種更細緻嚴謹的做法。導演會先提供劇本給作曲家,讓作曲家先想旋律,等主旋律出來後,再依此去決定影像拍攝的節奏;或是提供毛片,再根據音樂來確定剪輯的節奏。

這種做法可以做到多細緻呢?雷光夏舉例,烏克蘭作曲家普羅高菲夫為俄國電影《亞歷山大‧涅夫斯基》做配樂,當時分鏡是直接畫在總譜上方的,算得非常精準。她認為好萊塢的做法不一定要照單全收,一來是因為台灣的配樂資源沒有那麼豐富,二來是創作的哲學和邏輯也有所不同。「我覺得兩線並行蠻好的,一邊去學習別人的專業與精準度,但也不要拿掉自己原有的可能性,配樂創作沒有所謂的政治正確,都去嘗試吧!」

0812c48c832a30c44948747bcb3c1811_hd

s_8404f5c5855b62f68f1b1eedf62dc4cf1f97f72097fc032dc1fd9246c7aadcd2_1520510144085_f1e3d3a315651925f65ee64081cf9c9b

烏克蘭作曲家普羅高菲夫為俄國電影《亞歷山大‧涅夫斯基》做配樂,當時分鏡是直接畫在總譜上方的,算得非常精準。@Сергей Эйзенштейн

作曲家可以將配樂作品收錄在個人專輯嗎?台灣、好萊塢大不同!

本次雷光夏分享到《迴光奏鳴曲》的其中一首配樂收錄在個人專輯,加點音樂針對版權的部份提問。

加點音樂:「請問前面您有提到有將《迴光奏鳴曲》的配樂收錄到專輯,這部分有需要事先向電影製作方取得授權嗎?」

雷光夏:「由於在台灣電影製作經費有限,音樂著作權大部分擁有者是作曲家,作曲家會授權將作品使用在電影及預告片中。但專輯想收錄時,還是有事先跟電影監製、導演提過,確認沒問題才收錄的。」

主持人也針對授權問題延伸補充:「《電影配樂傳奇》從賣片到交片過程中花了很多時間,原因在於製片方尚在解決影像跟聲音版權。電影配樂在國外成熟的環境下,版權主要是歸在電影製片方,若創作者想將歌曲收錄在專輯,是要跟電影公司買版權的。像《電影配樂傳奇》裡面,Ennio Morricone 畫面很少的原因在於版權問題沒解決。而台灣電影配樂不是一個工業,所以這部分是比較有彈性的。」

《電影配樂傳奇》將於 3/9 (五)上映,在台北光點華山電影館、國賓長春影城、in89豪華數位影院、南港喜樂時代影城,台中大遠百威秀,台南真善美戲院,高雄in89駁二電影院等戲院都看得到了,以下是第一週播映時刻表,更多詳細資訊記得到 翻面映畫 / B-side Film 粉絲團看最新消息喔!

《電影配樂傳奇》中文預告片

延伸閱讀:
台灣首位女配樂師李欣芸 銜金曲獎五項入圍作品挺進國境之南
[專訪]林生祥大玩電影配樂,《大佛普拉斯》處處是梗!
[專訪] 讓創意直奔宇宙!王希文《帶我去月球》配樂創作脈絡公開
[專訪] 與 HBO 合作高難度? 《通靈少女》配樂溫子捷、楊琬茜談製作內幕!

廣告
About 加點音樂 (118 Articles)
加點音樂是由一群音樂人與設計師所組成的團隊,致力於推動音樂合法使用與提升整體創作環境。addmusic.tw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