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擬音 foley 不是全部!金獎團隊奇奕果創辦人蔣震道談音效設計

《星際大戰》導演盧卡斯曾說:「聲音佔了電影的一半」。他認為應該花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在聲音上面,誰能夠想像《星際大戰》的光劍在揮動時沒有聲音呢?

在這個一支手機、一個音效剪輯 app 就能簡單做聲音的時代,「聲音」像是得來速唾手可得。但「聲音設計」真的有這麼簡單嗎?為了讓更多人能夠更認識台灣的聲音專業,加點音樂這次前往拜訪業界都尊稱一聲「道哥」,曾榮獲第 50 屆、第 51 屆金鐘獎最佳音效獎、經驗豐富的聲音製作團隊—奇奕果有限公司的創辦人蔣震道,來跟大家分享聲音設計業的面貌。

s_1e5c3b603195eb22943cdf16b3a09c705c0fa457efcd7edded188b2d2d71af86_1523611016492_4

背後的腦袋,成就細節的差異

隨著技術進步快速、入行門檻下降,影視工作要上手變得很容易,但要變成專業可沒這麼簡單。現在剪接軟體也可以放入音樂,下載音效、混音輸出,不了解的人總會懷疑這樣還需要錄音師來做嗎?

「很多人不了解我們到底在做什麼。」道哥笑著說,即使自己的哥哥也曾問,「這套軟體我一下就會了,有什麼好做的?」或常被問「這音效是用什麼軟體做的?」但大家都問錯問題了,軟體只是基本工具,設計方式才是真功夫。在聲音這行,上手容易,要進階可以非常難,得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技術養成與大量歷練的累積,而這一切都是「背後的腦袋」。

「一個影片的聲音設計要考慮的細節眾多,根據劇情、剪輯、影像的色調與特效等等,都是考量聲音要如何呈現的因素。光是低音要擺在前面還後面、哪一段音量要怎麼微調,光這些就有很多做法了。」一個專業的聲音設計師,一看到畫面,腦袋裡會有許多設計方式,即使同樣程度的音效師,做出來都會有不同的感覺。

即使像混音工作,看似只是調大小聲、輸出,但以廣告為例,要上片的要經過播帶製作成 -10db 的音量水平,沒有經過混音(mixing)處理的影片,去做播帶就是會聽起來怪怪的,甚至會直接被退播帶,就像蓋台廣告聲音聽起來總是怪怪的,這就是沒有經過良好混音的最好例子。「剪接軟體雖然可以做,但剪接師沒有這樣專業設備,你要他去混音,對他來講是個折磨,對錄音師來說就是種瞧不起,如果只是調大小聲這麼簡單,就不會有這個行業了。」

聲音「設計」?有計畫的創作

如道哥所說的,他們做的是「設計」工作,設計指設想和計劃,是一種有目的的創作行為,它是一門專業,但也是一個服務。「這個目的取決於聲音製作者的角色,若客戶堅持以自己的設計為主,那你就是像滑鼠一樣,像是操作員;如果客戶尊重我們的設計,我們就是聲音設計師。」

但這並不代表音效師的意見就是全部,道哥說:「我們都是為了作品服務,和客戶一起為了讓作品更好。當作品是戲劇,所有人服務這個『故事』,廣告則是所有人服務『商品』。」

道哥用簡單的定義告訴我們,正是因為設計要有計畫,才必須有企劃、腳本來進行討論,這是做事的方式,而非藝術創作,不同的內容有不同的做事方式,也有不同的流程,完善的流程與工作方法,是成就完美作品的重點之一。

「幫我下個音效吧!」這句話說得輕巧,實際上可有許多工作項目,道哥以戲劇為例說明奇奕果的工作流程:

s_1e5c3b603195eb22943cdf16b3a09c705c0fa457efcd7edded188b2d2d71af86_1523610683606_2018-04-135-11-08

設備與硬體是基礎,用技術跨越一切限制

然而,現在坊間錄音室好多,許多年輕人也相繼開設工作室,有些以廣告為主、有些做戲劇、節目,有的錄製唱片,玲瑯滿目不知該如何選擇。其中像是廣告需要小型收音室、電影需要大型投影幕或 Foley Room、唱片需要較大的錄音空間,甚至整體的裝潢程度都有所差別,這些硬體投入成本也是創業與經營最大的壓力。

道哥以牛排為例,「有一客 200 元、俗又大碗的夜市牛肉,也有千元以上的高級牛排。一樣都是牛排,要選擇什麼價位全憑個人需求而定。」當然,不同的價位、不同的品質,用餐的環境也不同,每個廚師的火侯、廚藝更是最大的差異。

s_1e5c3b603195eb22943cdf16b3a09c705c0fa457efcd7edded188b2d2d71af86_1523610174294_3

奇奕果有限公司開業十多年,最初是從廣告起家的。「以技術來說我們什麼案子都可以做,但常做同類型的案子就會變專門,就會更了解每種類別的製作眉角,包括如何溝通、如何快速瞭解客戶需求,導演、製作公司的做事邏輯跟想法等都會有差別。」雖然環境是客戶進來的第一印象,但空間、軟硬體設備只是一個基礎,並不會成為阻礙多元發展與嘗試的限制,因此道哥不認為應無限制的投入成本,而是花了更多心思在現有的器材空間上找方法,用技術做出高品質的作品,真正的「專業技術」才是無法取代的核心!

「我會選擇讓客戶知道『你的需求我做得到』,這是我的專業。」

擬音、音效庫…,都只是達成目的的手法

訪談間,我們也問到「擬音(Foley)」和一般音效的差別,最近在媒體的介紹下,Foley 成為好萊塢製作和高級音效的代名詞,看著聲音工作者在擁有各種不同材質的地板、各式各樣奇妙的道具的 Foley Room,對著影像畫面製造聲音,讓大眾對音效製作充滿各種想像。

一般來說,音效師都會有許多音效資料庫,這些資料都是所有音效設計公司用 Foley 或合成的方法所做出來的,以廣告來說,更習慣的做法是使用音效庫素材來製作。道哥舉例,如果需要翻紙的聲音,若直接去音效庫找會找會非常困難,因為對著畫面的節奏是不同的,一般這種情況就會直接用現成的書本來 Foley 是最快的。除了特殊的聲音之外,在一般案子運用來說,Foley 最大的目的反而是解決音效師在音效庫搜尋的時間。

其實,Foley 並不是一個新趨勢,反而是從默片時代就有的東西。有意思的是,台灣以前並不屑這樣的技術,道哥回憶以前的年代,若廣告想用碗筷聲,你拿個碗筷出來敲還會被客戶嫌土氣;現在經過幕後花絮報導, Foley 莫名的抬頭了,現在從音效庫找,客戶反而認為只是罐頭音效。但其實 Foley 只是一個做音效的動作,做完可以改變、結合,就變成了音效設計(Sound Design)。

「對我來說, Foley 是一個提供素材者。Foley 技術和既有音效,沒有什麼好壞之分,它都只是技術和方法,有什麼需求、做什麼事,都是讓我們成就作品的過程而已。」

什麼樣是好的音效?國外的做法未必適合台灣

我們不斷在學習希望像國外,認為台灣的產業環境不好,但實際情況是如何呢?道哥認為:好萊塢處理音效的方式,未必適合台灣。就像好萊塢的音樂,在台灣的片子上看起來就是不合適,這些規模、現實狀況是不同的,容易產生誤解,跟現實脫節。我們在網路上看電影幕後花絮可以看到,像是變形金剛音效製作時,找了一台跑車到機場跑、現場收音,這在台灣很難找這樣的預算讓你做這件事,若要以這樣的角度來看,我們或許是比較落後的。

但其實像現在武打片都沒在台灣做了,不會有馬蹄聲音效的需求,也沒有戰爭片題材,自然就沒有戰艦被轟炸之類的音效需求。「不是我們沒辦法做,而是沒有這樣的需求。」相反的,台灣綜藝節目常見的「哇喔!」、「唷乎~」這樣的音效,也不可能適用在國外的片子,他們的音效庫裡當然也找不到這樣的音色,因為這就是台灣錄音室依照我們的國情和需要做出來的效果。

「把好萊塢的聲音放在台灣未必是好的,你的音效放在片子完全對味了,那就是好的音效。」

音效的好壞之分,當然品質可以聽得出來,在電影院這樣能把聲音放大的地方來聽,聲音的品質要求會有一定的水準。但評價聲音,要看目的,有滿足需求、讓客戶滿意的就是好的聲音,當然這件事完全無法服務所有人。音效設計很主觀,有人喜歡也有人不喜歡,像是《大佛普拉斯》的「口白」就是很好的例子,這樣帶有鄉土感和國罵的風格,喜歡與不喜歡的觀眾都有,但這就是適合這支片的聲音。

相關文章:
實作公開!電影音效設計的深度研究
現實總是殘酷!金獎音效師談音效產業現狀

廣告
About 加點音樂 (112 Articles)
加點音樂是由一群音樂人與設計師所組成的團隊,致力於推動音樂合法使用與提升整體創作環境。addmusic.tw

2 Trackbacks / Pingbacks

  1. 實作公開!電影音效設計的深度研究 – 加點音樂誌
  2. 現實總是殘酷!金獎音效師談音效產業現狀 – 加點音樂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