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會找到一條,別人無法取代的路。」專訪橫跨傳統唱片與網紅音樂的禾酷創辦人廖晉儀(上)

採訪撰稿:陳妤寧
照片提供:禾酷音樂

每個想玩音樂的小孩,難免遇上一些家庭談判的場合;而即使在脫離了考試之後,也無法脫離音樂圈激烈的競爭。音樂能讓人狂喜、能撫慰人心。

那麼我們能給所有在幕前幕後、為這個世界發出樂聲與歌聲的人,更強健一些的心理支持嗎?本文專訪了在音樂圈走了十幾年的廖晉儀,從他當年出道之前開始說起,他的一些幸運、和很多的決心。

找到一件,自己進步比別人快的事情

「我高中唸雄中,發現大家都太會唸書,我好像沒有什麼能贏過別人的。」

廖晉儀從雄中唸到政大,已經可以稱得上是社會眼中的資優生了;但真正讓他發現自己天賦的,卻是熱音社。

「有一陣子很茫然,還跑去打撞球,但是,我打撞球也比不過別人啊……後來陰錯陽差被朋友找去熱音社,我才發現自己的音樂感知和進步速度,在同階段的人之中都是比較領先的。那時我就決定,我要做自己最擅長的事。」

現在的廖晉儀,已經開了公司「禾酷音樂」,和五位夥伴一起向世界證明玩音樂的價值。「但當年在大人眼中,所謂的『玩音樂』,意思就是『不穩定』。」考上政大資管系之後,廖晉儀和爸媽達成協議:玩音樂可以,但必須要拿到大學文憑。

「因為他們還是會擔心畢業出路,所以認為最起碼有張文憑,比較保險。所以只要不被二一,他們都不干涉。」

如果沒辦法收到好價碼,那要做得差一點嗎?

不過跟許多眾人印象中的玩音樂年輕人不同,廖晉儀幾乎從一開始就決定自己要朝流行音樂前進,而非獨立音樂。

「現在的小孩可能比較難想像(為什麼要在這兩者之間二選一),但當時的流行音樂圈和獨立音樂圈非常涇渭分明。」流行音樂除了是主流的象徵,對廖晉儀來說,也代表作品更有機會走入大眾、也更有機會取得能夠支持高階技術品質的公司資源。

「我剛畢業的時候,回高雄接了兩年的案子,大都是來自於獨立樂團。」當時獨立樂團的製作成本普遍較低,願意為混音品質付出的自然也少。「混音技術我可以做到唱片水準,南部的同業則普遍偏 demo 的水準,因為這樣,我的價格可以比別人高好幾倍嗎?沒辦法,客戶沒有那個手筆,甚至可能聽不出來。我要勉強自己做出比較差的作品嗎?但東西出去,上面掛的是我的名字啊……」

這樣愛惜羽毛的想法,很多創作者普遍都有。「我有時候都在想,客戶是不是太了解我們無論如何一定都會傾盡全力呢?」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創意工作者者除了評估「利」,也需要評估每個案子對「名」的影響,每一次的出手,既可以砸傷招牌、也可能是新案子的敲門磚。

如果蔡依林要收歌,你寫不寫?

後來的廖晉儀因為朋友牽線,正式進入所謂「流行音樂的圈」。「雖然之前已經有七八年的音樂工作經驗,但我把自己歸零重新開始。因為沒有學過鋼琴,一開始要編國語抒情歌很吃力,所以我硬性訓練自己用滑鼠按螢幕琴鍵把一個音一個音慢慢編出來。」

「在還不懂流行音樂的時候就排斥流行,只是給自己設下了框架。」對廖晉儀來說,流行音樂有它的價值和地位,選擇流行音樂也不代表沒有自己的個性、沒有自己想做的作品。當不少音樂創作者一心一意只想寫自己想要的東西,很容易同時封閉了自己的視野。

廖晉儀說自己或許稱得上是有些音樂天份的人,但同樣不是有辦法一夕爆紅的料。「我跟旗下作者說,如果蔡依林要收歌,管他什麼都寫啊,你先紅了,紅了什麼就怎樣都屌啊。」大部分的人都不是能夠直接寫出爆款的天才,但這不代表沒有辦法在這個產業中生存。快速累積作品量,也是一種重要的音樂圈生存哲學。

下一篇
網路串流的時代來臨,音樂製作的未來性在這裡?專訪橫跨傳統唱片與網紅音樂的禾酷創辦人廖晉儀(下)

About 加點音樂 (214 Articles)
加點音樂是由一群音樂人與設計師所組成的團隊,致力於推動音樂合法使用與提升整體創作環境。addmusic.tw

1 Trackback / Pingback

  1. 網路串流的時代來臨,音樂製作的未來性在這裡?專訪橫跨傳統唱片與網紅音樂的禾酷創辦人廖晉儀(下) – 加點音樂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