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嗶嗶嗶嗶——電子提示聲可能是世界上最普遍的聲音設計

文/冷思真

嘀、嘀、嘀、嘀、嘀、嘀……

我們幾乎每天都會聽到類似的聲音,它是鬧鐘聲,是綠燈通行的提示聲,是微波爐加熱完成的那一聲「叮」。

我們已經習慣了無處不在的電子嗡嗡聲。

但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我們第一次聽到的電子嗡嗡聲是來自太空的聲音。當時,那個「嘀嘀嘀」的電子嗡嗡聲被美國媒體稱為「不祥之音」。

不祥的「嗶嗶」聲

1957 年,英國的一家廣播電台接收到了一段來自太空的這段電子提示音訊號。幾天的時間內,這個持續的電子提示音引起了全球的討論。甚至可以說,這段聲音的出現,影響了接下來數十年的歷史。

這段電子嗡嗡聲來自太空,是第一顆蘇聯的人造衛星 Sputnik 1傳回的聲音。

1957 年 10 月 4 日,蘇聯發射的 Sputnik 1 作為第一個進入太空的第一個人造物體,成功證明瞭蘇聯的技術實力。

隨之而來的就是恐慌。

作為對比,美國當時宣傳的技術儲備被認為是一場鬧劇,即使是艾森豪威爾也無法讓恐慌的民眾冷靜下來。在當時的美國人看來,如果蘇聯能把一個球體發射到軌道上,那導彈也就不遠了。

人們關注有關 Sputnik 1 的一切,包括這個不大的金屬球所發出的嗶嗶聲

圖片來源:Santiago Sarquis

Sputnik 1 的首席設計師 Sergei Korolev 的兒子在回憶 Sputnik 1 發射情況時曾表示,在見證蘇聯衛星發射成功後,他父親的助手告訴他們,「人造衛星將會出現在我們的上空,我們可以聽到它的嗶嗶聲。」隨後這位助手打開了一個接收器,當時在場的人都聽到了嗶嗶、嗶嗶、嗶嗶的聲音。

而這只是開始,隨後世界各地的廣播電台幾乎都播放了 Sputnik 1 所發出的聲音——嗶嗶、嗶嗶、嗶嗶。

圖片來源:Sputnik International

即使是業餘的無線電開發者,也能夠聽到這種聲音。人們對這個聲音是如此的關注,以至於當時的《紐約時報》還專門發表了一篇文章向讀者解釋為什麼普通家庭的調幅收音機無法接收到這一嗶嗶聲。

當時,Sputnik 1 所發出嗶嗶的聲音在美國人聽來是一種充滿紅色威脅的聲音。《生活》雜誌將這種聲音形容為怪異的、斷斷續續——聽起來像一隻感冒的蟋蟀。

而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為此特別製作了關於人造衛星發射和影響的特別節目,這個節目開頭的 18 秒都在播放 Sputnik 1 的嗶嗶聲「直到兩天前,地球上還從未聽到過這種聲音。突然之間,它就像吸塵器的嗡嗡聲一樣,成為了 20 世紀生活的一部分。」

也像美國國家廣播公司播報員所說的那樣:「現在聽的這個聲音,它將永遠把新的和舊的分開。」

歷史就此翻開了新的一頁。隨著嗶嗶聲的傳播,各國人民再次把視線聚焦於太空。新一輪的探索開始。

在接下來的時光裡,人類會完成第一次登月,第一次的太空旅行,而 Sputnik 1 的存在則成為了人類歷史新紀元的開始的標誌。能代表這一切的聲音不是爆炸聲或者雷鳴般的掌聲,只是持續不斷的、微弱的嗶嗶聲。

我們聽到的「嗶嗶」聲

在牛津英語詞典裡,汽車喇叭的擬聲詞「嘟嘟」聲出現的更早一些,1929 年就被詞典所記錄下來。

而在文字中,「嗶嗶」這個短而高音調的詞被使用的最早記錄聲是在 1951 年亞瑟.克拉克的科幻小說《火星之沙》中。

總而言之,電子嗶嗶聲這個聲音還非常年輕。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它還是一種稀罕的玩意兒,很少被用在大眾產品。

一個名叫 Max Mathews的人改變了這一情況,在貝爾實驗室工作的他是第一個用電腦製作音樂的人。

上世紀五十年代,貝爾實驗室歸通訊服務商 AT&T 所有,所以實驗室的首要任務就是研究電話系統和訊號的電子傳輸。而 Max Mathews 在貝爾實驗室從事的是聲學和行為研究讓電腦設計嗡嗡聲成為了可能。

Max Mathews

「一旦我們能從電腦中獲得聲音,我們就能編寫程式在電腦上播放音樂。這讓我很感興趣。電腦是一種無限的工具,每一個可以聽到的聲音都可以通過這種方式發出來。」

Max Mathews 開發的將聲音輸入電腦並再次輸出的技術降低了聲音製作的門檻,這一切讓電子嗡嗡聲更好製作,也更加普遍。

塔夫茨大學機械工程教授 Robert White 從電子學的角度介紹說,發出嗶嗶聲是很容易的。發出嗡嗡聲所需要的只是一種產生方波的普通電路。這種簡單的訊號類型,在電平之間來回跳動,再由揚聲器將其放大。

圖片來源:vimeo.com

這種方法不需要任何計算,甚至在大多數電子設備有電腦晶片之前就可以製造出來。產品設計師就此找到了一種高效、低功耗的方法,可以讓任何設備發出聲音。它很便宜,因為低品質的壓電式蜂鳴器製造成本很低。Robert White 說:「對於商業產品而言,它必須便宜。但越便宜,音質就越差。」

便宜是電子嗡嗡聲流行的重要原因。到今天,電鍋、洗衣機、掃地機器人、吸塵器都在使用電子嗡嗡聲的原因可能就是便宜。成本低又能吸引用戶注意力,嗡嗡聲的存在也越來越普遍。

電子嗡嗡聲的普及副作用則是人們敏感度的下降。在某些時刻,這種不敏感可能是危險的。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援引的一份報告就顯示在 2005 年至 2008 年間有 566 例與警報有關的死亡事件,因「警報疲勞」的護理人員更容易忽視或難以區分警報,這可能導致治療的延誤。

警報難以區分的問題自古有之。20 世紀 80 年代,著名聲學家 Roy Patterson 為醫院設計了 8 種警報聲,被用於不同的場合的警戒提醒,但這是無效的。在醫務人員聽來,這些不同的聲音只是一組隨機的電子噪音。

除了難以分辨外,警報聲的泛濫也讓醫務人員不堪其擾。美國急救醫學研究所就在 2014 年十大健康技術危害報告中指出,臨床設備的患者每天會發出數百個警報,產生讓醫務人員不堪重負的電子嗡嗡聲。美國醫院認可的組織聯合委員會則稱,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警報在整個醫院發出訊號。然而,這些警報中約有 85% ~ 90% 是虛假或令人討厭的「假」警報,並不需要臨床干預急救。

圖片來源:Wolfweyr.com

這就像是「狼來了」的故事一樣,一個用於警戒提示的聲音被頻繁使用,聽到聲音應該馬上進行操作處理的人對聲音出現脫敏反應。這種電子提示音就失去了提示、警戒的價值。

6 月 18 日深夜,四川長寧 6.0 級地震前也有長達一分鐘的倒計時警報。

發出警報聲的這套技術來自成都市美幻科技有限公司。在接受深一度記者採訪時,其董事伍良燕介紹「在預警開始時,大喇叭會發出叮咚的提示音,表示地震正在發生。然後會開始倒計時,倒數地震波到達你所在區域的時間。」倒計時中間還會夾雜著「嘀嘀」聲,表示地震造成破壞的程度在升級。

這樣的警報系統可能也無法達到想象中預警的目的,在北青深一度的報道中,很多被警報聲驚醒的居民並不清楚這個警報聲意味著什麼。有人奇怪為什麼大半夜還有防空警報演習;有人第一反應是門口的消防隊要出警;還有人以為是其它地方發生了意外。

預警是預警了,但一方面這樣的提示聲越來越多,很多人無法在第一時間就進入警戒狀態,另一方面則是人們無法分辨不同的提示聲到底在警戒什麼。

地震發生後居民躲到戶外(照片來源:中新社)

洗衣機的嗶嗶聲代表衣服洗好了,收銀台上的嗶聲代表物品被掃描了,電視節目裡的嗶嗶聲代表聲音被過濾了。但那些我們不知道發聲源是什麼的嗶嗶聲,我們不知道他們代表什麼,也無法知道聲音背後的提醒。

成熟的「嗶嗶」聲

短,音調高,急促,這一般是電子嗡嗡聲的特點。當所有的電子嗡嗡聲都有這樣的特點時,這也意味著難以分辨。

那如果,我們可以分辨特定的電子嗡嗡聲呢?

嘀嘀嘀嘀嘀嘀,我們熟悉的 QQ 的提示音就是代表案例。

在 OICQ (QQ前身)剛剛誕生的時候,騰訊的創始團隊就根據中國用戶的習慣還設計了消息提示音。騰訊的聯合創始人張志東透露,當時他們有人提議說用敲門聲、口哨聲,最後馬化騰決定用呼叫器的呼叫聲,因為「大家最熟悉的聲音是呼叫器的呼叫聲。」

馬化騰用自己的 BB.Call 錄下了現在的 QQ 提示音。「現在 QQ 所有的聲音,就是我當時的 BB.Call,摩托羅拉的 BB.Call 錄下來的,然後做了一些修整、潤色 。」

馬化騰

在 BB.Call 已經退出歷史舞台的現在,QQ 的提示音則成了一種聲音商標。每當這個聲音響起,你就知道,你有 QQ 訊息了。

但這樣有辨識性的聲音太少了。截至 2018 年 4 月 30 日的數據統計,中國已有 546 件聲音商標申請註冊,其中不乏各大知名公司。但在商標法施行幾年後,僅有 15 個聲音商標註冊成功。

電子嗡嗡聲曾因廉價而被大量使用,現在則因昂貴而出彩。設計師 Patrick Fenton 就表示現在聲音的設計幾乎都是由預算所決定的。「像蘋果這樣的公司,能夠在內部處理設計時,就會關注設計的每一面。這個過程讓他們比大多數設計公司更專注於聲音。」

在 Patrick Fenton 看來,提示音的設計是一個研究不足、開發不足的領域。

除了研究不夠充分外,很多被濫用的電子嗡嗡聲則是可以避免的。麥克馬斯特大學音樂與思維研究所研究員 Michael Schutz 就指出,現在很多手機和其他設備已經在使用更自然的聲音。

近年來,小米的系統音效就在模仿自然聲音的變化。木、沙、水作為系統音效的聲音元素,節奏和強弱的變化也會讓音效更為生動。

一個實驗也證明用戶喜歡更自然的交互聲。

在 Schutz 的實驗中,參與者會看到兩種不同的手機。當電話打不通時,這些手機會發出不同的音調提示用戶,其中一種使用的是人造的扁平音調,另一種使用的是更自然的衰減音調。結果顯示,近 90% 的受訪者都更喜歡使用自然音調的手機。

Michael Schutz(照片來源:Penn State College of Arts and Architecture)

種種聲音交互設計的研究結果就顯示,參與者願意為使用自然衰減音調的產品多支付 9% 的費用,而不是更常見的扁平電子聲。

他們更喜歡這個產品,也願意為此支付更高的價格。所以從產品的角度來看,我認為探索這個領域會有很多收穫。

本文由 ifanr 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打造3C音效的男人!和碩設計師揭開產品音效設計內幕

廣告
About 加點音樂 (156 Articles)
加點音樂是由一群音樂人與設計師所組成的團隊,致力於推動音樂合法使用與提升整體創作環境。addmusic.tw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